是“吟风”而非“冷风”考述——点校本《明儒学案》勘误一则

  1985年中华书局点校本《明儒学案》卷五十八《东林学案一》即卷首前“序文”中有“一堂师友,冷风热血,洗涤乾坤”等语。这段文字因涉及对明代顾宪成、高攀龙等东林人士讲学与评价,故被诸家广为引用,频率甚高。有的专治明史学者还以“冷风热血,洗涤乾坤”为题撰文论述东林学人思想精神。有的文献整理者还视此为定论,并用其来处理校勘古籍。如2004年10月中华书局出版的点校本《东林书院志》卷之十六后“校记”中“[八]”条下注云:“‘冷风热血',‘冷风'原作‘吟风',雍正本同。黄宗羲《明儒学案》五十八卷《东林学案序》作‘冷风'(中华书局版第一三七五页)据改。”

  凡以上提及或其他类似如此引用种种,其实,都是疏于详审,草率从事,以讹传讹,不足为信。对此,有必要加以澄清说明。

  据黄宗羲本人《自序》及其七世孙黄炳垕所编《黄梨洲先生年谱》,知《明儒学案》一书初稿“成于丙辰之后”,即编成于清康熙十五年(公元1676年),计六十二卷。从康熙中期之后,经海内诸家传抄翻刻,形成多种不同版本。从查阅情况看,无论是较早版本,包括其后重刊校订本等,在多数刻本中,凡是所及《东林学案序》内这段文字者,均系为“吟风”,而不是“冷风”。并且,诸刊本中“吟”字刷印笔划清晰,无任何一点模糊疑似之迹,极易辨认。只要稍加留神注意,一般不会误读。

  一、《明儒学案》最初刻本为万贞一刻于清康熙三十年(公元1691年)。据黄千秋《跋》及郑性《序》称,“万氏(贞一)刻其原本三分之一而辍”。此刻实为残编。之后,稿本为郑性所得。郑于清雍正十三年(公元1735年)至乾隆四年(公元1739年)历时四年,将万氏未竟部分续刻完毕。郑氏之父梁系黄宗羲弟子,其祖溱系黄氏好友。他刻此书已年过七旬,倍加审慎,又筑阁藏书。人们称此初刻足本为“二老阁本”。该初刻本内《东林学案序》中所及该段文字即作“吟风”而非“冷风”。

  二、据贾朴《跋》语称,他受其父贾润之命刊刻《明儒学案》一书,“工起于辛未,竣于癸酉之孟春。”即刻成于清康熙三十二年(公元1693年)。国内收藏单位著录为“清康熙三十二年(公元1693年)贾朴刻本”,有的著录为“清康熙三十二年紫筠斋刻本”。贾朴这一重刻本,即称为“紫筠斋本”。这一版本开刻之初,当时黄宗羲已高龄83岁,虽年迈卧病,尚亲自过问指点修改书稿,并为贾刻作序。仅过两年,即康熙三十四年(公元1695年),黄宗羲即病逝。需要指出的是,贾朴这一刻本是经黄氏生前认可裁定的,其书内所及东林讲学这段文字记述仍同“二老阁本”,还是“吟风”,并非为“冷风”。这也足以说明,“吟风”一语完全出于黄氏本人撰书始创初衷,是直抒胸臆。故仍保持原稿内容,未予更变。

  三、清雍正十一年(公元1733年),无锡初刻的《东林书院志》卷之十六所收录黄宗羲《东林学案序》一文中依原著仍刊作“吟风”。从刊刻时间判断,《东林书院志》编纂者当时所引用的不可能是“二老阁本”。因二老阁本一书后面三分之二内容包括《东林学案序》在内,其刻成时间在雍正十一年(公元1733年)《东林书院志》刻竣之后,当时当然见不到二老阁本内容,因此无法引用。《东林书院志》编纂者当时所参照引用的很可能就是紫筠斋本。因该本刻成于康熙年间,已在社会流传多年,雍正年间人们自然可以看到。

  紫筠斋本虽属重刻,但也是国内公认的较早刊本。而且有关《东林学案序》一文较早被《东林书院志》编者所引用。并一遵原著,文字内容准确,没有出入,这是需要加以肯定说明的。

  四、清雍正十三年(公元1735年),紫筠斋本又经贾润之孙贾念祖重印,其中有关东林讲学这段文字,仍旧为“吟风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