东林故事

生死关头——东林党领袖高攀龙[止水]的故事
 
【释义】决定生死的关头,指起决定作用的时机或转折点。
【出处】高攀龙《高子遗书•讲义•仁远乎哉章》:“此一转念,是生死关头,千圣都从此做成.”
  江南无锡,城中水曲巷中有一处“高子止水”遗址。
  “高子止水”什么意思?“高”指明末东林党领袖高攀龙,“子”是对高攀龙的尊称,“止”这里是投的意思,“水”这里指的是池水——高攀龙投水自尽,为什么?生死关头,高攀龙怎么样?
  让我们进无锡南门的江南中学吧,当你站在“高子止水”那一泓清池水前,当你站在那郭沫若题写的“高子止水”石匾前,当想着高子在生死关头前的情景时,悲壮与崇高便从中而出。
  熹宗天启元年(1621),高子重获起用,被任命为光禄寺丞。这时,高子已近六十岁了。第二年春天,清兵攻陷辽东四十余城,危及京师。高子建议熹宗“特设一防御大臣,专理守战”。熹宗采纳了他的建议,后来果然边事平静了几年。这一年四月,高子上疏追论梃击、红丸、移宫三大案,激怒熹宗,熹宗传旨“高攀龙诬朕不孝”,将加重罚,经首辅叶向高援救,才罚俸一年了事。
  天启四年(1624)八月,高子任左都御吏。当时御吏崔呈秀巡按淮扬作威作福、贪赃枉法。高子秉公考察,查实崔呈秀罪行送交吏部议处,吏部尚书赵南星复核后奏请将崔呈秀削职充军。
  情急中,崔呈秀身穿青衣,头戴小帽,怀挟金银财宝,夜投魏忠贤私宅求见,拜魏忠贤为义父。于是,魏崔两人狼狈为奸,视赵南星和高子为眼中钉。同年,魏忠贤借故责备赵南星与攀龙等朋谋结党,于是赵南星求去,第二天,高子也辞职而去。这时的魏忠贤,已是大权在握,势倾朝野了。而崔呈秀从此平步青云,直做到兵部尚书,兼左都御吏。他还做了几本名册,献给魏忠贤。一本叫“同志录”,录的是所谓东林党人;一本叫天鉴录,录的反对东林党的人。魏忠贤就凭这两本名册黜陟百官。
  天启五年(1625),崔呈秀再次诬陷高子,并削高子官籍,接着,又矫旨毁天下书院,东林书院首当其冲。
  天启六年(1626)二月,崔呈秀又与魏忠贤合谋,借提督苏杭太监李实之名,诬陷前应天府周起元在任时吞没府库十万钱财,与无锡高攀龙、吴县周顺昌、江阴缪昌期、李应升,吴江周宗建,余姚黄遵素“朋分赃款”(史称东林后七子)。接着,魏忠贤矫旨派缇绮四出逮捕。三月初,周宗建、缪昌期被捕。高子获悉这个消息,自知必不能免,但他还是从容如常,不露一丝声色。
  到了三月十六日那天,高子一早就到东林书院道南祠,拜宗儒杨时的牌位,焚祭《别圣文》,宣心迹。回来后,跟几位好友在后花园赏花,谈笑自若。就在这时,又传来缇绮前来的消息。高子说:“果然料得不错,不足惊怪,我早已视死如归。”对于家事,高子也没有作什么吩咐,只说:“吾有赡田二百亩,售之,可当缇绮费,俟天明,萧然就道耳。儿辈各归寝,吾亦安枕矣。”
  到了半夜,又再度传来缇绮前来的消息。高子起身,问清楚后,步入书斋,取纸写了几行字,装入封袋,封好,放在一个小箱子里;然后转到夫人那儿谈了一会儿;又把两个孙子唤醒,叫到自己寝室。高子告诉孙子:“吾此行,未卜归期,叮咛汝者只四字曰‘无贻祖羞’而已。”说完,从小箱子里取出刚才那个封袋,放在几案上,吩咐道:“以此付官旗,勿先启视。”
  两个孙子退出后,寝室门就关上了。起初,家人以为他已上床就寝,可是过了好久都没听到一丝声响,家人才觉得不对劲,推开寝室门一看,人去床空,灯影孤寂。到处去找,也没找到,才赶紧拆开几案上的封袋求看,原来是封遗表。上面写道:“臣虽削夺,旧系大臣。大臣受辱则辱国。故北向叩头,从屈平之遗则。君恩未报,结愿来生。臣攀龙垂绝书。乞使者持此报皇上。”
  家人读了,惊骇万分,赶紧从旁门奔到后园——可是已经来不及了!只见高子“平立水中,冠不沾滴,履不沾泥,左手护心,右手傍岸,倚南向北,如对君然”。一代大儒、一代忠臣,就在他六十五岁之年,视死如归地步屈原之后,献出了自己的一切。时间是明天启六年(1626)三月十七日凌晨。
  天启七年(1627),崇祯即位后,惩治阉党,魏忠贤、崔呈秀畏罪自缢。高子得到昭雪,被追谥“忠宪”,赠太子少保、兵部尚书。
  高子亦英雄,是有江南特色的、无锡风骨的中国英雄!